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下实验室

Why so serious?

 
 
 

日志

 
 

再见了,面瘫  

2012-07-15 13:47:41|  分类: (迹)这些值得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真崎啓

再见了,面瘫 - sherry - 夜下实验室

 

你是我第一把精灵武器,当时我还什么都不懂,只看立绘觉得男剑不错,很神秘的感觉;又喜欢罗马的样子(因为和幻想水浒传4里的主人公手里拿的剑一模一样),而且作为新手对于罗马有着特殊的情结吧,于是就想做罗马。醍醐姑娘蹲了两天买到了131313的黑罗马送给了我,还给我了男剑的石头,说直接去找塔拉克就好。就这样懵懵懂懂的,我有了你在身边。
起这个名字是有意义的。在景的设定中,啓是被封印的战斗人格,代表着一种纯粹的破坏力。用它来为你命名,就是希望你能在同爱琳的怪物作战中借我一份力量。
第一次的交谈就让我很不爽你的态度(笑)。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话语间也时时刻刻充满着“你是我主人啊,要对我好,不然死给你看”的感觉wwww闷骚性格的男性的不是我的茶,偏巧你又处处耍给我看。曾经有一段时间只要被问起男剑我就是报以轻蔑的言语,实在是很不喜欢你呀。那段时间我们的关系有点僵,因为喂养你要花钱,我也没什么钱,就胡乱塞点东西,要不就干脆冷落在包裹,只有想对话一下才放到主手,但是因为不喜欢你的说话方式,连对话都很少。后来包裹满了,就放到副手,从来没用过实战,因为会磨耐久不舍得(当时还不知道怎么修理精灵武器),而且伤害也很逊。你就这么静静的积灰,虽然有存在感, 但一点也没有被需要被重视。
后来随着我的成长,关键词也渐渐的增多,我们的对话也终于摆脱了私人交谈的固定范畴。看到你即使受到冷遇还是会怀着莫大的骄傲说“有我还需要其他的武器么”,或者是傻傻的“没钱了就去银行取啊”,我觉得你不在是那个见面的时候总是绷着个脸说大道理的deadpan,开始渐渐的有血有肉起来,无聊的时候也便会拿出来交流一下。
看到别人的精灵会突然有很华丽的演出,当被告知那是实体化之后,我口水都滴下来了,再看看手头你只有那么可怜的十几属性甚至个位数的社会等级,我决定至少把你喂到能实体化玩一玩。于是有意无意发呆的时候就会记得把你拿出来挂一挂,也去看wiki查资料什么时候喂养的效率最高。不过因为穷,也因为当时还不知道食物也是有饥饱度的,基本上还是打出来什么喂什么,偶尔塞几个瓶子加加力量。我记得那时候一度你的智力成长比力量还高,后来有意识的灌瓶子才纠正过来的w
第一次因为疏忽把你挂到了四红那次,把我可吓坏了。那是头一次看到精灵吃下瓶子之后什么都不加,再加上那自暴自弃的对话,让我在“啊啊作为主人我要对你负责啊”的良心谴责下,毅然跑到了1dun买宝石灌你。哈哈,说来可笑,因为我的无知,这是你第一次吃宝石,而且是非常浪费的吃了很久才会有属性加成的那种。记得那天我买宝石就花了十几万,对于那个时候银行存款也不到四十万的我不啻于一笔巨款,却用在现在看来绝对是浪费的地方。当时可没想这么多,抱着你一边难过一边塞宝石,友人善意的提醒没经验的时候还坚持认为,是自己把你饿到这个样子的,只有宝石(在我看来是最昂贵的东西了)才能补偿我对你的歉疚。记得最后终于把你灌回正常状态后,我大大的舒了一口气,才意识到你在我心底已经占有了一席之地。
终于实体化的那天,我高兴的不得了,叫上几个好友一起去看实体化打狐狸。我全神贯注地把手按在printscreen上等着截图,却因为自己机子的无力,看到你刚出来就卡住动画了,根本没来得及截取什么就完毕了。友人都在拍巴掌说好神奇,我却看着清空的精灵武器槽暗自落泪。不过那个积攒的也挺快的,不久之后在伦达,我第一次有了实体化实战的机会。就在我高声喊出“喝!看必杀!”并且使出实体化之后却发现——这是一个单体攻击而且连蓝马甲骷髅都打不死?!极度失望之后,你就继续被放置,当成垃圾筒来使唤,偶尔拿出来故意饿一饿调戏一下,看着你不满又无奈的样子开心一下。
时光也就这么飞逝,我也在洛奇中慢慢成长。渐渐的主武器罗马也换成了阔剑,对你的外形远不如以前的爱,再加上看到了精灵武器成长的相关帖子,发现你并不算强大。也被鸟刀或者变形动摇过,但终究还是不舍得把你替换成另一个存在;更重要的是,也没把你当成能实战的武器。现在想想看,你被屈才了那么久,应该是很憋屈的吧。可是你从来没有一声怨言,静静的吃着我塞给你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点一点的变强起来。
让我对你有所改观是在去年那几次钓鱼活动,有很多鱼骑士部件,还有绳索啊马术啊一类价格相比于平时的玻璃瓶子高多了的东西给你吃,你的力量也渐渐的显现出来。偶尔瞧一眼,居然也大伤90+了。两年了,我第一次拿起你下笼罩开始打怪练级,小伤弥补了一些阔剑的不足,从此你才真正有余地发挥自己的作用。虽然我仍旧把你当成垃圾筒,也没有挂过按键和钻石,但是养你也比以前上心了不少,不会再放任你红着不管了。你陪着我刷笼罩,过主线,打龙蛋,下皮卡,赢得我越来越多的认可和信任。至少从那以后,碰到艰苦的战斗,我都会把你喂饱了拿出来并肩战斗。你成为了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直到……
直到我迷上了射箭。
在无限斩点完之后,炼金开放之前,面对着弓和法的ap二择,我选择了弓。因为弓比魔法省钱很多(生活我可以慢慢做,弓不烧蓝,在当时看来真的很省),而且加的战斗力也少方便修炼技能。从此以后我开始走上了人类弓的扭曲之路orz扭曲归扭曲,对远程攻击的理解从单纯拿旋转补个finish开始,不动声色的强大了起来。记得因为我懒,做生活都是被别人刺激才做的。比如冶炼我是最早开始的,结果居然比六子和老夏还要晚完成。那个时候周围的友人都在练冶炼,大家一起去打稻草人烧镰刀,冶炼后期做出来金属板扔了一地摆各种字样,顺便还迷上了淘金的感觉w随着生活的提升,弓箭渐渐有了威力,而我也喜欢上了弓手刺激的生活。虽然练级还是双刀主流,但是打怪我已经开始摸出弓箭来划个水打个酱油开心开心。又纠结了一次是否要将你替换成弓精灵,但是被殿下劝阻了下来。殿下说,都养了这么长时间了也都有感情了,弓又不是必要的攻击手段,换了不可惜么。我默默的把你叫出来,对话良久,看着你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终究还是舍不得,仍然留你在我身边。
爆破箭的开放是弓手历史上一个里程碑般的更新。从此以后我不必纠结于两秒的穿心和威力削弱的旋转箭,也总算有拿得出手的群攻远程技能了。一开始爆破1的时候兴奋的屁颠屁颠跑去对自己的队友说,我爆破1啦!我们去皮中爆达达吧~队友也开心地说好呀好呀看伤害,然后点上篝火爆出去蹦出了两位数,我傻眼了,队友则增加了一个嘲笑我的理由。嘲笑归嘲笑,弓精通加上各种新的dex修炼,再加上生活技能的有所起色,我的弓也变得厉害起来。最重要的还是,我喜欢上了弓的感觉,那种贴身爆破的爽快,旋转像是在调戏攻击对象,而人类的穿心一miss就挨打的这种刺激感都很棒。
终于有一天,我发现当我拿弓打笼罩已经比用双刀要快了。那个时候我追求练级效率,于是彻底封存了双刀,改弓箭伤害输出,副手炼金辅助。从笼罩到袭击,一路打来渐渐成长,我也终于成了能独当一面的人类弓手。当再次用废了一把高地的时候,我醒悟到自己缺少的是一把比手头所有的弓都要更厉害的精灵武器。
而啓已经被我遗忘很长时间了,你静静地呆在包裹的角落中。偶尔拿出来细细抚摸,黑色的刀刃依旧锋利不减,未染一丝血污。你此刻也许明白,属于你的时代已经彻底过去了,这次的冷落是彻底的,也是令人伤感的。再也没有并肩作战的机会,再也没有一剑封喉的快意,再也没有为主人而战的荣耀……
我的名字叫 啓...就像你看到的,是剑的精灵。托你的福从漫长的梦中醒来,又回到了这个世界。对这一点...我非常感谢你。”
微笑着对我说出这句话的你,又怀着怎样复杂的心情呢。
可惜现在只能从截图中翻出你“心情好像不错”的笑脸,却莫名地看到了斗篷之下落寞的身影。
这句“对不起”,你已经听不到了。
总之,那天我把你无端拿出来,凝视了很久很久,说了很多很多话,给了很多很多瓶子——最初最常喂你的东西。即使你吃不下了也仍然没有关闭赠予窗口,全都塞进你的怀中。大概就在那时,你就已经明白我想做什么了吧。
而我却不明白,只是自我安慰道,让你吃饱了上路,告别的时候也许不会那么哀伤。至少,会笑着和我说再见。
塔拉克问了我三遍,是否要解除契约——精灵的记忆也会消失,是真的要解除吗?
平日里会唉声叹气的你,此刻死一般的沉默;我迟钝地没有感受到手里那份无声的呐喊,虽然犹豫了片刻,但还是点下了“抛弃”——是的,当时我还在奇怪为何下面的选项写的不是解除而是抛弃;而当我明白其中的含义时,已经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抛弃了和精灵的契约,那么...”
没有声音,没有任何效果,没有告别,连伤感的时间都没有。
就那么一瞬间,回过神来,那把罗马已经从我手中消失。原本是单剑的站姿变成了空手,那抹曾经属于我的黄色光芒就这样无声地消逝在雪原中。
就这样?!?!?!?!我哀号了起来。就这样结束了吗,我们一同度过的两年半时光……就这样离去了吗,连一个微笑都不曾驻留……就这样无法挽回了吗,一句话也不说,生生撕裂开的羁绊因为过度震惊而连哭都哭不出来……我麻木地选了石头,选了弓,选了和你相近却并不一样的名字“晵”。我飞快地点着对话,不敢多看一眼。
永远守护你的光之加护
帕拉鲁和阿维卡,雨和大地
以精灵和神的名义一起...
在光芒中我举起了空空如也的右手,那里曾是你的位置,如今却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来。新的精灵将进驻在左手,一把闪着小小的白色光芒的木质环形。
就这样,一切都结束了,一切又重新开始。
不同的,只有作为主人的我,拒绝承认弓之女王是属于我的精灵,而只是工具而已。即使她受到重视的程度要高很多,即使她半年就被我灌到社会40,即使她在各种地城为我忠诚效力,但心底那个位置,却永远地留给了你。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在爱琳要结束的时刻,我会穿上心爱的神秘,重新拿着一把131313的罗马,在塔拉克面前定下契约,怀抱着小小的白光和这个世界一同逝去。
那虽然不是你,但也是我能做到的,唯一能表达内心深处无法弥补的歉疚的方式。笨拙,无聊,只有自己才明白它对我的意义。
请在最后一刻陪伴我。
请在消失的瞬间抱住我,让我在你怀中安心长眠。
谢谢你

对不起

永别了

来日再见,真崎啓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