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下实验室

Why so serious?

 
 
 

日志

 
 

关于恐惧  

2012-12-20 19:14:12|  分类: (杂)爱!正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嗯某个写作练习上让列出十次感觉最受威胁或怕得要死的时刻。

在子夜时分,结束一天的工作准备回床休息。关上台灯后周围立刻被黑暗包围,仅有从百叶窗中透出的隐隐路边台灯的光芒,屋内的家具模模糊糊地有个轮廓,那面穿衣镜由于反射光线而格外地吸引视线。“深夜两点看向镜子,会看到自己是怎么死的哦。”她突然想起了这句玩笑话,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大大的镜面里仿佛有着另一个未知的世界,在她面前呈现出黑洞般的状态舒展开来。她连忙闭上眼睛不敢想象自己会以什么样的状态出现在那里,抖抖索索地脱完衣服就滚进被窝。

她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考试已经过去了,估分也做了,她的不算低也不算高,这个分数非常尴尬地卡在那里。从小学到初中,她习惯了自己是好学生,从来没对自己的实力有任何疑问。但到了高中,在一片“好学生”中,她渐渐落败下来,在中游中迷茫地看着自己。这个分数在大家中能排到多少?自己能不能去想去的地方?如果没有被录取又会如何?她焦虑地揉着枕巾,经历着人生中第一次因为分数而失眠的夜晚。

到底噩梦有多少种,她实在分辨不清。怎么关也关不上,播着从没听过的吵闹音乐的收音机;百叶窗上慢慢向自己转过来的人头;如何努力也无法睁开的双眼,睁开后却看到扭曲成惊悚图案的天花板;不停地下坠,下坠,没有尽头而旋转着坠落,几乎要吐出来;而现在,那个坐在她身上的阴影又是什么?她手脚完全被困住,努力挣扎却又动弹不得,那片阴影就向她俯下身体,慢慢地靠了过来……

她麻木地阐述着自己的行为,沉溺于游戏,荒废学习,控制不住这样的行为。她不停地批判着自己,讨厌着自己,似乎是镇定地讲述了很久很久,许多不敢对家人,对朋友,对任何人说的事情告诉了心理医生。她不想这样,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讲完了,她茫然地看向对方,紧张地揉搓着双手想听有什么解决办法。医生柔声对她说:“道理你似乎都懂,我只是不明白一点。你说了这么多,脸上一直在微笑。但我总觉得你实际上很想哭呢?”她突然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山中小镇的夜晚是美好的。万籁俱寂,月朗星稀,清风拂面,但她只觉得冷。母亲的脚部伤口感染,走起了一条红线,沿着小腿往上爬。她听说过这样的说法,红线走到心脏人就会死,必须出门找医生。问了旅馆的人员医院在哪里,她跑出旅馆,走在石板拼成的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路灯,她拿手电照亮道路飞快地奔跑着,就像在逃避那些从路边的黑暗角落里伸出来,想要将她抓进去的手一般。快点,再快点,她一边跑一边竖着耳朵听着声音,如果除了自己的脚步和呼吸之外多了什么奇怪的声音,那她大概会尖叫起来吧。

实验室一塌糊涂,到处落满了灭火器的白色粉末,就像刚刚下过一场室内的暴风雪。她推开里屋的门,随即被吓呆了:整个试验台的通风橱挡板全都变形了,管道烧塌了,黑色的烟灰直冲天花板,她无法想象当时到底会燃起多大的火焰,而那些放在壁橱里的药品,在她动手清理的时候有的瓶子一碰就炸裂开来。谢天谢地,它们在烈火中挺住了没有破裂,不然仅凭四个人五台灭火器可控制不住一场足以炸掉半个实验室的猛烈火灾。

她坐立不安地等了一下午的检验报告就躺在她面前,拜托,拜托一定要分子量对得上自己的产物,不然她用这个做了一年的实验就完全报废了,而自己的理论也要被推翻重来,她的所有心血都要白费了。她打开了列表,数值不对,多了绝对值相差不少的数值;她顿时如坠深渊,完了,全完了,自己的合成步骤明明是没错的,在提纯后也测了一些数据,都能对照得上,可是用了一年多后为了发表论文去打检验的结果却无论如何都合不上——她颓唐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抱住头,该怎么办呢。

要不要分手。她看着手机短信的输入界面再次陷入了纠葛中。他此次的做法彻底点燃了她的怒火,已经说过那么多次不要这样,但是对方还是我行我素,她在一点点地退让下逐渐站在了悬崖的顶端。从来也没有想过交往之后的他会变成这样的一个人,如果事先知道他会如此那么她绝对从起初就不会对他有任何意思。但是,他在交涉中的口吻又让她觉得自己所纠结的事情究竟是正确的吗?亦或只是她自己思想方式和这个世界不对?但是不行,她试图过改变,却发现自己仍然无法接受这种行为。那么,也只能分手了吧。写完了简短的信息发送出去之后,她突然觉得全身的重担都卸了下来,却有另一种阴影爬过心间:那些和她以及他关系都好的朋友又会怎么想她呢?

从假山中爬出来的时候,熟悉的身影却不在自己面前。妈妈?舅爷?你们去了哪里?她迟疑地从水泥台上跳下来,四处走动着寻找对方。但目之所及之处只有陌生的大人和不熟悉的场所。她哇哇大哭起来,吸引了路人的注意力。一圈人迅速把她围了起来,有人哄她,有人问她从哪里来,她抽噎着说了自己的出生城市,人群立刻哄闹起来,因为那个城市离这里有数千里之遥,“是拐卖的?”“也可能是外地来旅游的?”,这些猜测她听得一知半解,只觉得自己再也找不到妈妈了,于是哭得更加厉害。

她蹲在游泳池边,蓝绿色的水波在眼前荡漾着,但她却只觉得那里面深不见底。两天前她被教练第一次带到池边的时候不慎落水,周围一切瞬间模糊起来,水径直灌进她的鼻腔。她拼命扒动四肢,却摆脱不了这种难过的场景。好难受,谁来救救我,她徒劳地在池水中挣扎,最后抱着教练伸进去的标杆爬上池岸。从此,她想玩水的愉快心情就变成了对水波的恐惧。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